好好活着呀,晚安。

【艾利】We don't talk anymore

emmm……说实话我感觉其实这一篇是我写过最虐的一篇,感触蛮深的但是没办法写得出来,说白了还是文字太无力,这篇里他们之间重逢时内心的纠结与最后的缠绵完全没表现出来,什么时候才能畅快淋漓地写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呢……望天。

黑零Bzzzzzzzzz:


想弃坑……反正也没人看……

那就胡乱写些东西吧´<_`

由《We Don't Talk Anymore》得到的灵感,但和题目基本无关。

ooc预警,利威尔第二人称注意

明明打算利威尔不要写那么温柔的结果还是……慢慢改吧_(:з」∠)_

「We don't talk anymore,like we used to do.」

你从未想过你们还会相遇。

你原以为在你提出分手那一刻你们之间就断了,断的彻彻底底,你将家中他所有的东西清理得一干二净,说实话他的东西并不多,因为他根本不居住在这个城市。

只是有时空闲会来到这里看你,顺便住上几天,他是这场恋爱中较主动的一方,表面上主导权明明稳稳握在他的手上,但是只有你知道你在提出分手时少年哭得那么凄惨,那么卑微的求你不要离开。

不忍心是有的,理智却战胜了感情。

一切都结束了,空气中甚至都没有留下他的气息。

他看到你那一刻眼中滑过转瞬而逝的惊讶,少年看上去成熟了不少,至少不会像你们恋爱时在街上看到你就像只大型犬一样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是啊,他对你像盯着猎物那样的神情已经不复存在了。

你强装着冷漠,心中的蠢蠢欲动被很好的隐瞒起来,不能去看他的眼睛,该死的总对自己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

红灯在几秒后熄灭,绿色的灯光亮起,说实话你并不希望那么快去面对对面的他,你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身旁的人很少,你连想隐藏在人群中躲过去都做不到,你僵硬的走过去,眼前的景物在那一时刻失了焦,你感受得到心跳的猛然加速,你不得不承认你还没彻底将他赶出自己心中的小房子。

原本以为时光可以消磨一切,现在看来简直大错特错。

越来越近……你不自觉屏住呼吸。

他却大步而潇洒的与你擦肩而过,神色平静得仿佛你在他眼里也是普通的陌生人一样,不曾有过交集。

心脏紧紧一揪,苦涩涌上心头,你不敢相信他竟能这样神色自若,完全无视你。接着你开始怀疑是不是看错了人,这也许不是他,那熟悉的双眸子却实打实地拆穿你的自我安慰。

一股力量忽然揪住你的袖口,明明看起来很轻微,只有你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劲儿。你被迫跟着他一起走,其实以你的力量完全可以挣脱,你却不愿去承认自己的私心。

你跟着他的步调走,他把你拉回了你刚刚站过的路口,你抬头望他,发现他比以前高了许多,你竟然只能达到他的胸口。

他低下头一言不发,金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瞄准你的眼睛,充斥着对你的占有欲以及服从,你原以为这种眼神应该消失了的,至少是对你。

他就这样沉默的看着你,不得不说这双眼睛对你的诱惑力很大,你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没办法去避开,你以前是最喜爱这双眼睛的,他总能敏锐的察觉出你的一切情绪。你冷着脸,把自己心里那一丁点儿悸动隐藏,但你觉得他不可能发现不了,现在自己被迫套上面具的样子一定很滑稽可笑。

那双该死的眼睛。

你不知道该怪罪谁,只能把一切错都推给对方,这也是你在恋爱中所养成的习惯之一,那时艾伦也会乖乖的把一切罪名揽下。

他的眼中浮现出委屈的神色,几次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你不知道他想说的话其实很多,只是无从说起。

「……去我家吧。」

最后还是你开口,他乖顺地点头,像极了害怕被主人二次抛弃的小狗。

他不愿放开你的衣袖,你轻笑一声,到头来还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屁孩。不过你也放纵了这种行为,任由他抓着那点边角料跟着你走。

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你想起以前你不肯让他在街上握自己的手,他就用这种方式来代替,殊不知在旁人眼里这种行为比握手还要甜蜜。

你给他沏了茶,他乖巧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你忙碌,只不过还是没有说任何话。

「说吧,有什么事?」你看似随意地瞟向他,实着是认真打量的一瞥,他的眼里依旧是充斥这悲伤,好像还蒙了一层水雾。

「你最近还好吗?」

他鼓足勇气才憋出这句话,但是问了等于白问,说白了就是烂俗的搭讪,你全身上下没一个地方写着不好,只是心里空了一块,只不过他看不到。

问完他又低下头不敢看你,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变得这样懦弱,在你面前拘束成这个样子。你含糊回答一声,接下来又是一片沉默。

「过得好就行了……我先走了,不打扰您。」

他努力挤出一个笑脸,苦涩得发紧,起身直愣愣地走向门口,脚步都是虚的,还差点撞上门框。他快速地打开那扇门,像是落荒而逃,你走上前将他扳回来,才发现他早已泪水满面。

装的,都是装的,什么镇定,在这一刻都化为了虚无。

他挣脱你想跑,又被你扯了回来,结果定定站那儿哭得更凶了,眼泪哗啦哗啦的止不住,你忽略掉你的洁癖去擦,他伸出手想要搂住你,却在半空中停下,你知道他还是怕自己生气,便主动拥抱了还在哭泣的少年,任由他将鼻涕眼泪抹在肩膀处的布料上。

你能感受到湿凉扩展开来,你不知道这家伙身体中哪来的这么多水分给他流,其实是他这三年来分开的委屈和痛苦都化作了泪。

你轻拍着他的背,不知道该以什么角色来安慰他。

说是恋人又称不上,说是朋友……你们之间还是朋友吗?

可你就是没办法对他不温柔。

除了那次你冷漠地对他提出分手,你忘不了他哭得布满泪水的脸,忘不了他当时那绝望的声音,也忘不了他在你面前下跪那卑微的身躯。自那以后你就一直沉浸在愧疚之中,仿佛你不只是提出了分手,而是斩断了一个尚还弱小的天使的双翼,那之后的一个月你的梦中都是你化作了恶魔,将他狠狠抛弃在地狱不管不顾。

那是你第一次狠下心去冷漠对他,也是最后一次。

把以前杂七杂八的旧事全都翻了一遍,他还没有止住哭,哽咽着想要说话,换来的却是咳嗽,你心疼地拍他的背部,他在你耳边抽噎,你的心也跟着抽泣声一上一下。

「利……利威尔……先生……」他喘着气说出断断续续的话,无奈刚说出你的名字又是一阵咳。「我还……爱您……」

你被吓到了,肩膀上的泪水似乎穿透皮肤滴到心里,泛起一圈圈不平稳的波,你怀疑那些水是酸的,涩得你眼泪都要出来了。

你张口但没说出任何话,你没想到他对你的执念那么深,原本按着小孩子的心性来这场恋爱不过是他试手的一场游戏,分手一会他会找到他所真正爱的女生,而不是你这样暴躁而又神经质还比他大上一轮的男人。

结果两个人都陷了进去,无法脱身。

你直接扯住他都头发,不管他湿漉漉的脸就对准了嘴直接啃上去,试图用舌头撬开他的嘴。

这原本应该是他的戏份,果然吗没过多久他就将主动权抢了回去,舌头在你口腔里极具侵略性与节奏地刮,舔过你上颚时你差点腿一软摔下去,你知道你们现在的样子别扭极了,他一边喘一边不要命的亲吻你,脸因为没有氧气憋得通红。

罢了,你决定就放纵自己一次。

「我也还爱你,艾伦。」

「唔……停下……慢……」

你被他顶得快要升天,心想之前懦弱乖巧得像只忠诚的狗狗都是假的,在床上分明是头狼。

你突然后悔答应他的复合,几年前让他破了雏那晚你就知道那之后的日子晚上肯定不好过,以为长大成熟了性冲动也不会那么强烈了,结果发现这个逻辑简直狗屁,干起来还是那么狠,要把你榨干一样,你已经不知道你高潮了几次,只知道那崽子还在哭。

「你……还哭个屁……啊!」

最后一个字的音调陡然而起,分辨不出是原有的感叹词还是被顶撞得无法克制的呻吟。

「利威尔先生……」他低下头在你胸前留下一片吻痕,泪水接着一起滴落,被吮吸得发烫的部位在温暖泪水的洗刷下变得更为炽热难耐。眸子里是极强的占有欲,且在那个湿漉漉的世界中只容下了你。「我爱您……我爱您……」

「我知道……」你揉了揉他柔软的栗发,努力抬起身子去舔净他脸上的泪水,然后吻上他的眼睛,眸子眯上那一刻又挤出了水,你颇为不满地用手揩去,指尖顺着泪痕抚上他的嘴唇。「多叫叫我的名字吧。」

你不会再让他在你面前沉默不言。

FIN.


评论(23)
热度(71)
  1. 黑零BzzzzzzzzzXXX is falling down♪ 转载了此文字
    emmm……说实话我感觉其实这一篇是我写过最虐的一篇,感触蛮深的但是没办法写得出来,说白了还是文字太...

© 黑零Bzzzzzzzz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