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有画风的文手。

【兵诞】xxxxxx

利歪生日快乐,自己生日快乐。

好久没更新了,抱歉。

因为艾伦还是幼年所以不打算打cp tag了,但如果有天会写长大后的话cp向是艾利。

在一些你们可能不怎么会注意到的地方埋了糖,自己挖吧。

没有文笔,严重ooc注意







+

利威尔是这个小镇上出了名的怪人。


他的小诊所坐落在米卡德加最隐密的一条小巷里,镇中心的喧嚷都丝毫不能影响到这里,再加上每天来看病的人也比较少,日常也就冷冷清清的样子。


他的身后时常跟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鬼,是耶格尔家的孩子,耶格尔夫妇在几年在一场大火中丧生,之后艾伦便跟着利威尔一起生活,虽然利威尔时常抱怨着他很麻烦但最终都没有不管不顾就是了。


据说利威尔的生日是圣诞节,这是艾伦从利威尔的损友韩吉那知道的,但他本人似乎并不热衷于这些,在韩吉说得眉飞色舞的时候沉默不语,到最后也只是拍拍艾伦的头跟他说不用在意这些罢了。


顶多也就是放任艾伦在那天带点钱随意出去玩,而自己在冷冷清清的小诊所守着。


今年的圣诞节也大概如此。


可是这几天艾伦不对劲极了,时不时就不见了踪影,利威尔想着大概跑到哪里去哪里玩了吧,也就没太在意,他对艾伦大都是放养式,而且这个小镇的治安还算安全,并不用担心他被拐走,更何况那小狼崽子没那么好抓走。


胡思乱想回过神之际已经到了下午,利威尔轻叹着从椅子上站起,去厨房接了满满一壶水,放在炉子上烧,接着自个儿去准备茶杯去了。


虽然不知道艾伦会不会回来,利威尔依旧准备了两个茶杯,踮起脚拿下橱柜里最近从集市上老茶铺里新买的红茶,那家茶铺的红茶一直很合他口味。


「吱呀————」


在利威尔套着厚手套提起水壶把滚烫的水倒入茶壶时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正是从早上就消失的艾伦,却是浑身泥泞,走过的地方留下一个个泥脚印,他知道这样进家里八成可是要被利威尔狠狠踹上一脚的,但他不在乎,站在厨房门口瞄了眼利威尔便跑去浴室洗澡。


「摔泥坑里了?」他把抹布甩在刚洗完澡出来的艾伦身上,眼神示意他去擦地板。艾伦站那儿定定的,委屈巴巴地看着利威尔,眼睛湿漉漉的,头发还向下淌着水,划过脸庞像极了他在哭。


「能喝完茶再擦吗?」


「会干。」


利威尔眼皮子都没抬,艾伦一撇嘴蹲下去擦地板,一边擦一边想着看来今天利威尔心情不错的样子,居然没有在他脏兮兮地跑回来的时候打他。


擦完后洗完抹布屁颠屁颠地跑到餐桌旁,利威尔已经泡好了红茶,顺手在他的那杯上抖落一大勺糖,艾伦还没来得及喊「不」那一颗颗晶莹的白糖早就已浸入红茶里和茶水融在一起了,接着利威尔往自己的杯里倒了分量相同甚至还要多一点点的糖。


艾伦其实很多次跟利威尔说他放的糖实在太多,以致甜到艾伦都有些无法下咽,糖分像要糊住喉咙。他有时甚至怀疑利威尔的味觉是不是有问题————只是体现在在甜味这一方面,他做其他菜都还是正常的,但一涉及到关于甜的食物,他都会撒很多很多糖————他也偷尝过利威尔那杯,跟自己的的确是一模一样的,自己感觉都要甜到想吐,利威尔却能面不改色地喝下。


大概是所谓的……甜控吧?


利威尔的确是甜党,只不过艾伦并不知道他给自己加相同分量的糖只是为了掩饰什么罢了【其实利威尔知道艾伦并不怎么喜欢太甜的东西,但是看着他皱眉头喝下的样子很有趣。】


「这次跑去哪里了?」利威尔轻抿一口红茶,舒适地呼出一口气,对这份红茶颇满意的样子。眼神定在艾伦身上,盯得他打了个寒颤。「跟小猪玩去了?」


小猪……小猪。艾伦忽然想起萨沙家里那几只胖胖的猪,它们总喜欢在泥坑里打滚,脏兮兮的,有一次甚至高兴得把艾伦一齐拉入了泥坑,自那以后他就发誓再也不要见到那几个令人讨厌的家伙。


「街上。」


艾伦自然是撒谎不打草稿,随意地想了个地名脱口而出,脸不红心不跳,他自以为他撒谎对于利威尔有足够的信服力,毕竟他是第一次对利威尔撒谎,当然也是最后一次了。利威尔盯了他一会儿,艾伦开始有点儿心虚,又不服输似地盯回去了,确保伪装得足够真诚。


「我可不记得街上哪里有泥坑。」利威尔撇开眼不看他,窗外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雪,稍微暖和了些,他才模模糊糊记起了已经到了要下雪的季节,利威尔的身体一年四季都是冷的,又不常出门,对季节变化可以说是几乎没有感觉,顶多冷了多穿几件衣服。


待到下午茶结束利威尔清洗干净茶杯出到客厅时,发现艾伦早已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壁炉里的柴只剩下几根在燃烧着,利威尔一边心想着这小鬼怎么懒到连添新柴火都不肯一边在厨房里随意捡了几根丢下去,火更旺了些,噼里啪啦地发出声响,温暖而明亮,令他想起艾伦那双时常闪着光的眼睛。


在沙发上待了会,利威尔又起身去房间里拿了一张毛毯给艾伦盖上,看着正在熟睡中的孩子轻轻叹气。




转眼就到了年末,圣诞节也如期而至,中央广场上不知道何时立起一棵巨大的冷杉,被裹上一圈又一圈的小灯泡,上面还有颗巨大的星星。街道两旁的商店也翻新了布置,橱窗上粘贴着雪花和圣诞老人,店门口挂上了铃铛。


奇怪的是艾伦那家伙竟然没有早早地爬起来跑去街上玩,在房间里不知道捣鼓什么,利威尔知道他醒了,没去打搅他,待到早餐做好后端上桌才去敲响他的门。


艾伦出来的速度意外的快,蹭地就爬上了饭桌,今天是起司汉堡肉,虽然知道这种油腻的东西不适合早上当早餐,利威尔还是按着艾伦的心愿做了,起司还加了厚厚几层。在泡茶的时候利威尔愣了一下,在艾伦杯子上方的勺子只轻轻抖落了一小许,接着全部倒进了自己的份里,然后再放了一勺自己之前的量。


那家伙看见起司汉堡后眼中一亮,等到利威尔上桌后就迫不及待地用刀切下一块送进嘴里,好吃得简直要哭出来,眼睛里一闪一闪地看着利威尔,利威尔被他看得头皮发麻,轻敲他的头说了一句好好吃,接着开始解决自己碗里那份。油腻得不行,只能说勉强还可以接受,利威尔真的搞不懂艾伦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吃起司汉堡,正如同艾伦不明白为什么利威尔喜欢往红茶里加一大堆糖一样。


其实两样都是腻得要死的东西。


利威尔端起红茶杯想给自己解腻,喝下去才发觉今天的糖放得的确过多,跟喝下一口糖浆差不了多少,看着对面因为糖度降低而捧着茶杯喝得十分开心的孩子他突然有些后悔没把那勺糖全部倒完。


解决了美味的早餐之后艾伦蹦蹦跳跳的跑去厨房,破天荒地主动提出要打扫房间,连利威尔都开始怀疑这小子是不是今天吃错了药,不过这也算得上一件好事。


利威尔清理完茶具后艾伦正端端正正坐在壁炉旁的一张摇椅上捧着一本笔记本圈圈画画,腿随意地晃动着,木制摇椅也随之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


地板早已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窗台也擦得一尘不染,利威尔满意地点头,也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在艾伦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下,舒适地躺在柔软的抱枕上,翻开陈旧的书本,前护页上被画上了一棵的圣诞树,这是艾伦在几年前耶格尔夫妇还在世的时候,一次拜访利威尔时艾伦留下的,他好像从小就很喜欢圣诞树。


往后再翻几页全是密密麻麻难懂的医学术语和利威尔留下的重要处标记,红色墨水已经淡去了些许,却依旧醒目。幼稚的涂鸦不见了踪影,为了还能看清书里的内容,利威尔严厉禁止艾伦在内页画画。


他轻抚着书页,温暖的环境似乎很容易将人拉回以前的记忆,而在利威尔发愣时艾伦悄咪咪地将笔记本合上,又钻进自己的房间里捣鼓东西去了。





在利威尔家饭点一般都比别人家早,六点钟时利威尔就已经将晚餐端上了饭桌,难得的丰盛,艾伦却草草地解决完就跑下饭桌了,再出现在利威尔面前时已经是一副穿戴整齐准备要出去的样子,利威尔望着窗外,不知道艾伦为什么要等到晚上才出去,更何况现在外面还在下雪,虽然并不大,零零散散的。


当他将要准许艾伦出去玩时那小鬼拉住了利威尔的衣角,踮着脚给他戴上围巾,顺便将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厚大衣披在他的身上,一副要跟着他一起出去的样子。


利威尔挑眉,搞不清楚小孩子脑子里到底都想的是什么,看着艾伦眼眸里的坚定也不好拒绝,便从角柜上拿走钥匙随他一起出去了。




出了那条巷子人逐渐多了起来,多是父母带着孩子出来玩,或者甜蜜的情侣,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牵着自己所爱的人的手,然而利威尔并不打算牵着艾伦,手窝在口袋里,很久都没暖和过来,即使出门前艾伦递给他一双较大的手套,他却因为嫌弃拒绝了他。


他们一路沉默走到了中央广场,在看见圣诞树那一刻艾伦的眼里闪出兴奋的光,利威尔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去,此时被挂在圣诞树上接连的小灯泡已经发出了梦幻般的光芒,树叶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雪,在灯的照耀下也显得闪闪发亮,最顶端那颗星星也亮了起来,晕出一层金黄色的光圈。


事实上利威尔心里稍微有一点点被震撼到,以前镇上圣诞节时在中央广场也会摆放上一颗巨大的圣诞树,只不过他都因为没什么兴趣而不怎么关注过,以往的圣诞节要么呆在家里,要么出去办事也只是远远的一瞧,从近处仔仔细细看以前也有过一次,那还是他跟艾伦差不多年纪的时候,看见的圣诞树也远没有现在的庞大,小小一丛的,大约只有两三米高。


利威尔想着艾伦这次出来肯定不只是为了看树,果然在不久之后他就拉着利威尔跑到商业街去了,各色的店铺整整齐齐地排开,其中最受欢迎的是糖果铺,在圣诞节老板总会制作些拐杖糖或是圣诞老人形状的糖果,颇受孩子们的喜爱,利威尔以为艾伦要去那里买糖,可是他却穿过了糖果铺直奔下一家的烘焙坊,那里的人也不少,利威尔挤不进人群,只好在外面等他。


几分钟之后艾伦从烘焙坊里挤了出来,手上提着一个精致的盒子,手提包大小,画满了巧克力的图案,利威尔不清楚他哪里来的钱,或许是帮汉尼斯打工————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这个月艾伦总是往外跑,那天还弄得满身泥泞。


他瞧着艾伦开心的样子,冷不丁泼了他一盆冷水:「没有下一次。」


果不其然艾伦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开口想要反驳,抬头望向那双墨蓝色的眸子,发现其中并没有怒意,一时间也愣了神,最后撇撇嘴提着蛋糕跑在了前面,跑了几步后又回头看了眼利威尔,确认他跟上来后继续一扭头踏着步子往家的方向走,只不过步伐稍微放慢了些。





走进那条依旧冷清的小巷,利威尔的家门前已堆起了大大小小的礼物盒,大概是朋友寄来的礼物,利威尔本想差遣艾伦把这些东西搬进家里,才想起来他的手上还捧着蛋糕,便开了门让艾伦先进去,然后自己也拿起那些礼物盒走进家门。


艾伦一进家就跑向餐桌放下蛋糕,小心翼翼地拆着包装,利威尔则是将礼物放在沙发上后,去厨房里拿出了餐盘和刀叉————他从不习惯用一次性的那些物品。


一个小巧精致的蛋糕被展露在他们眼前,巧克力外皮被并不是很明亮的灯光映得色调偏冷,但依旧影响不了它给人带来的诱惑力,利威尔将刀递给艾伦,示意他切开蛋糕,他对于这件事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但以往一到切蛋糕就兴致勃勃的艾伦却把刀递回给他,他虽有不解,也接过刀向蛋糕缓慢切下。


中间的流心涌出,溢到白色的纸盘上,棕褐色中带着些许暗红,是加了些其他水果一起制成的巧克力酱,刀起时牵起一片黏连,浓稠得不可思议。


利威尔将切下的蛋糕稳当地放入瓷碟中,把其中一碟推向艾伦,接着开始品尝自己面前着一份,绵软的蛋糕进入口中,巧克力外壳很脆,带着些许苦涩,中间的酱却是酸甜的,利威尔猜想酸的成分是覆盆子,两种截然相反的味道交织在一起意外地美味。利威尔偏爱中间的酱,甜而不腻,极大地满足了他甜控的属性。


不知何时艾伦丢下自己没吃完的蛋糕窜入房间里,抱着一堆东西来到利威尔面前,其中有跟被堆在沙发旁的礼物差不多样子的盒子,还有一些扫除用具,由于体积太大而无法包装,艾伦便在上面系上几个笨拙的蝴蝶结,也是用来包装礼物那种宽扁的丝带。


艾伦将礼物递给利威尔,眼中像燃着火,充满着希望与期待。利威尔皱眉,却将礼物接下,没有斥责艾伦,其实他的心里是有些惊喜的,这算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被如此厚礼对待的生日,虽然都是一些小的礼物,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准备这些已经用心至极。他刚想将礼物放置一旁示意艾伦吃完蛋糕再说,艾伦却不依不饶地要求他先打开礼物。


利威尔也顺了他的意拆开礼物盒,几个盒子中都是精致的玻璃罐,而罐里装着些造型各异的糖果,艾伦拧开其中一个罐子,拿起一颗金色的糖果趁利威尔不注意塞进他的嘴里,一瞬间糖果的香气就传遍了利威尔的整个口腔,桔子味儿的,甜得他觉得心里有些发涩。


「别送给我这些小鬼才会喜欢的玩意儿啊,甜死了。」


利威尔敲着艾伦的头说道。


FIN.


评论(2)
热度(15)

© 黑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