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很难吃,所以大家要好好的。

【艾利】锁

果然写同人什么的性格完全把握不好啊……严重ooc(´╥ω╥`)
文风原本想写傻白甜但是……但是……莫名就诡异起来了……
现代paro,是接龙……所以上文和下文文风可能……咳咳。【然而下文还没有着落】
如果这些都能接受那就往下拉吧……


锁 【上】

利威尔是全校公认最严厉也是最有人气的老师,没有之一。

他带的班无论品行还是成绩都是最好的,其他的老师和同学们都这么说,但是在外看来非常优秀的班级中却有一个让利威尔十分头疼的存在————

有一位名为艾伦的学生,成绩优异,外表阳光,待人友善,吸引了许许多多的小女生,但却又不是那种花花公子的性格……在外人看起来是个十分完美的一个人,但利威尔看来只是个烦人的家伙。

几乎每节下课都会到利威尔的办公室问问题,说是问问题,其实是为了接近利威尔罢了————每次都来帮倒茶水是像问问题的样子吗!

还有就是一找到了什么新鲜的地方就拉着利威尔去,而且是特别强硬的态度,利威尔却只能败在艾伦那种像大型犬一样撒泼打滚的卖萌之中。

最近利威尔发现了艾伦对他的关心可谓到了十分细致的程度。

利威尔并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往往是直接饿着肚子就去到办公室开始工作,因此他也落下了胃疼的毛病,有次甚至疼到在上课时脸色发白,直冒冷汗,最后直接去了医务室,进医务室的时候简直像要疼晕了一样。

不过利威尔出来时已经没什么事了,反倒是韩吉医师不知道为何趴在了地上身上满是淤青,像条半生不熟的咸鱼。(……)

噢,变化的不只有这个,还有自那天后利威尔发现每天早上自己到办公室时都会发现自己桌上有看起来还冒着热气的早餐和一些胃药。

利威尔感到疑惑,哪个家伙会每天早上来得比自己还早给自己送早餐和胃药?

于是在某天利威尔特地来早了想揪出送东西的人。他上了楼梯就看见一个身影窜进了办公室,手上似乎拿着什么。于是利威尔加快脚步也到了办公室门前,“啪”的一声就行不犹豫踹开了门。

看了看貌似被踹坏的门,利威尔想着估计埃尔文校长要扣掉他的工资了,但他根本理会。

直接往自己的位置看,发现一颗棕色的脑袋向自己转过来,金绿色的眸子在稍暗的环境中仿佛闪着光,像两颗漂亮的宝石,此时倒映着自己的影子。

「利……利威尔老师……早啊……」

艾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结巴,明明他才没有做亏心事好吗!

利威尔无奈地叹一口气,就知道是这个粘人的家伙。

「……下次不用送了。」

接下来利威尔仿佛看见了艾伦的头上的耳朵耷拉了下来……狗狗不开心时的标准动作。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一个星期后……他还是发现自己桌上有早餐。利威尔想了想还是下午找他好好谈谈。

这个粘人的狗崽子满脑袋到底装的什么。

到了下午,利威尔到了教室想找艾伦,但扫了一眼整个教室却没见到艾伦的身影。他想问阿尔敏艾伦的去向,可他还没开口阿尔敏就说了一句话。

「艾伦我也不知道去哪了一放学他就溜得比兔子还快。」

关于阿尔敏为什么知道利威尔要问艾伦的去向这个问题?利威尔盯了艾伦一天其眼神中似乎还包含着怨气一向聪明机智的阿尔敏怎么可能不知道利威尔放学要找艾伦。

利威尔叹了口气,想了想这次放过他明天再算账。

可是利威尔一会到家却发现自己门前坐着一只大型犬似的艾伦旁边还摆着一个行李箱。

想要绕过艾伦直接走进家门猝不及防脚踝却被抓住了。利威尔皱皱眉,低头只看见艾伦用那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利威尔先生……请让我和您住在一起……」

利威尔立马就懵了,还未说些什么艾伦就继续巴拉巴拉说了下去。

「利威尔先生,我因为付不起房租被赶出来了……我能不能和利威尔先生一起住?而且我一个人住感到很害怕……在利威尔先生家我可以帮利威尔先生…………」

巴拉巴拉说了一大串,利威尔只是一脸无奈的看着他。没钱付房租哪来的钱给我买早餐?!你害怕前几次试胆大会哪次不是你第一个冲在前头?!

啊,当然最后艾伦还是被踹回了家。

可是之后每个星期总有几天艾伦都会出现在自己门前,最后不知道是败在他的撒泼上还是坚持上或者其他什么就让他住下了。

艾伦倒是挺乖,主动帮助利威尔打扫房子做饭洗衣服,有时候利威尔做教案做得累了他就跑上去捏捏肩,进到利威尔房间了顺便带上利威尔最喜欢的红茶。这些都令利威尔享受着,除了每天艾伦偷偷袭来的拥抱。

他不习惯别人的触碰,可是艾伦身上的温度却让他安心……虽然都是没抱多久艾伦就被利威尔踹开。

就这样利威尔和艾伦同居生活到了高二结束。利威尔也曾想要让艾伦去找新房子,可是看见艾伦那可怜兮兮的表情原本坚定的意志就此崩塌。

果然还是太纵容那家伙了。

在高二结束那天晚上,利威尔被艾伦叫到了他的房间。说实话利威尔进艾伦房间的次数很少,因为一般都是艾伦闯入他的房间多,他去艾伦的房间几乎都是在大扫除时。

不知道为什么,利威尔感到有些心慌,没来由的心慌。

他进门,看见艾伦坐在床上,一脸无害地看着他,然后招呼他过去。

估计又是想要拥抱吧,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那么直接了?利威尔挑挑眉,向艾伦那边走去,心里想着真的是太纵容他了。

艾伦的手猛地拽住利威尔的手臂,不一会儿利威尔就被拽入了艾伦的怀抱,身边萦绕着艾伦孩子一样偏高的温度带来的温暖和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艾伦身上的气味很好闻,带着青年朝气蓬勃的味道,还有淡淡的沐浴露香气。

突然艾伦的手捏住了利威尔的下巴,迫使他抬头,不管利威尔那苍蓝色眸子中的疑惑,对着那张诱人的嘴唇就啃了下去。

刚开始只是浅浅的吻,后来艾伦便大胆地用嘴唇描绘利威尔唇瓣的形状,最后直接趁利威尔愣神的功夫撬开了他的齿贝把舌头伸了进去。

利威尔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嘴唇已经被攻占,艾伦的的舌头灵活地在他口中掠夺,刷过敏感的上颚时带来的快感刺激仿佛如小小的电流窜过全身,苏苏麻麻的。

唾液已经完全融在了一起,利威尔只得吞咽下不属于自己的唾液,吞咽不下的就从嘴角流了下来,利威尔根本无法用有些瘫软的手擦去。

艾伦稍稍离开了他,两张嘴之间牵出了暧昧的银丝,利威尔还没来得及喘多几口气,身体却又被艾伦压在了床上,嘴唇再次被吻住。

利威尔觉得快要缺氧,用手推艾伦,艾伦却没有搭理他,舌头一遍遍扫过他嘴中的敏感点,而艾伦的膝盖也在一下下地蹭着利威尔大腿内侧,利威尔感到腿软,感叹幸好不是站着,要不肯定会整个人就这样挂在艾伦身上。

不对!重点错了啊!!!

利威尔一脚踹开了身上的艾伦,羞愤地用手擦去嘴角流出的唾液,他正要离开时,却听见艾伦对他说了什么。

「利威尔先生,我喜欢你。」

利威尔感觉心跳好像漏了一拍,心中更多的不知道是愤怒还是震惊。不过现在他只想逃离这个地方,或是,逃离艾伦。

他走到房间门前,在出去之前狠下心说了一句话:

「明明只是个小鬼而已。」

艾伦愣在了那,利威尔赶紧跑回了自己房间把门狠狠锁上。在浴室中冲了个澡,冷水并没有让他清醒多少,他直接躺在了床上,想要平复自己的心跳。

该死!到底怎么回事!那小鬼怎么可能会喜欢我……明明他每天周围都有一群女生包围不是吗!怎么会喜欢上自己这个脾气不好还有严重洁癖的三十路大叔?!啊感觉有些诋毁自己……

想到刚才那个激烈的吻,利威尔感到刚降下温的脸又有些微微发烫,接着就是心跳开始渐渐加速。刚才那些念头全部不见了,现在满脑子都是艾伦刚才那个黏糊糊湿哒哒的吻。

艾伦怎么可能是大型犬,明明就是只狼。

利威尔越想越是烦闷,转头看见床头上有一杯红茶,想都没想就咕咚喝了下去,不久便进入了沉睡。

第二天利威尔不知道为什么睡到了很晚才起来,他走出房门,并没有看见艾伦的身影,想想大概是出去了,他走到餐厅,发现餐桌上有一份已经凉了的早餐。

早餐旁边似乎还有一张便条。

利威尔拿起便条,发现上面只有短短的两个字————

等我

后面则是艾伦的的签名。

利威尔不明白艾伦留下的便条是什么意思,他走进艾伦房间巡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少了什么,就连卫生间里的毛巾和牙刷都好好的放在那,丝毫没有人动过的痕迹。

他看着那张床,想起了昨晚自己曾被狠狠地压在那,接受艾伦强硬的吻。他并没有盯着多久就移开了目光,默默从房间退了出去。

他不想承认,在艾伦告白时他的心动。

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一个月……

艾伦没有回来,甚至连一点消息都没有给他。利威尔试过打电话给艾伦,打过去发现都是那机械般冰冷的女声,原本只是没人接,最后直接变成了已关机。

利威尔不想承认,艾伦不在他独自在屋里竟会感到空虚。他现在才发现他在与艾伦同居时对艾伦深深的依赖,习惯他做的饭,习惯他的拥抱,习惯他泡的茶……

利威尔想到了一个词————人走茶凉。

他想过打过电话给三笠,那个艾伦的青梅竹马也和艾伦一起离开了,不知道在何处。他犹豫过几次,最终拨通了电话。

「三笠,艾伦在哪。」

电话那头沉默着,久久才说出了一句话。

「他在哪,和你,有关系吗。」

接下来便是电话被挂断的嘟嘟声。

利威尔在电话挂掉时陷入了沉思,的确,自己跟艾伦的确没有什么关系。他再次走入了艾伦的房间,他每天都有打扫,但没有移动过任何东西,所以房间内还和艾伦在时一模一样。

他在那张与艾伦激吻过的床上沉默的坐着。

最后,他找出了艾伦房间的钥匙,手哆哆嗦嗦地锁上了门。

他在逃避着,逃避他对艾伦心动的事实。

一把锁,锁上的是门,还是心?

评论(5)
热度(35)

© 黑零Bzzzzzzzz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