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活着呀,晚安。

【艾利】锁

锁 【下】

时间是流沙,一点一点从指尖飞逝,不会给人们留下一丝空想,残酷地玩弄着岁月。

在这样的时间之中,过去了一年,两年,三年……

然而那样的时间仿佛跟利威尔开了一个调皮的玩笑,时间并没有给他留下什么痕迹,他年轻依旧,送走了这一届的学生。

只是有时候,这个被时间淡忘了的人,会躺在床上,两眼放空地望着天花板,接着慢慢地,把头埋入柔软的被子里,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把自己埋得很深,很深。良久,又会突然蹦起来,脸上露出醒悟了一般的慌乱,匆忙离开了房间。

三年了。

这三年里,每一躺到床上,脑子里就会浮现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脸。

那双金绿色的眸子里溢满了无法克制的温柔,从一张一合的嘴里吐出来的只有两个字:等我。

几乎每天,自己都被这样的梦闹醒。

有时,甚至会泪流满面。

他一直住在这个地方,并没有搬走,尽管他完全可以去找个更好的地方住。但是他依旧留在这个地方,究竟是因为这间房子残留着艾伦的气息,还是因为害怕艾伦找不到自己,这利威尔自己也想不明白。

这位倔强的导师,终于无法不承认,那个叫做艾伦的小鬼,早就闯进了他的心中。

艾伦是那么冒冒失失,一味地横冲直撞,竟然误打误撞地走进了他的内心,并在那颗心里搭了一个无法去除的小窝。

艾伦是一个优秀的开锁师。

艾伦很熟练地打开了这把锁,这把说不定连利威尔本人都无法打开的锁。

然而,锁打开了以后,开锁师走了。

独留敞开的心房,无人填补。

这天,利威尔刚上完了课,锁好办公室的门,就要往家走。

突然,一个学生冲过来,撞了自己一下。

「小心啊……」语气中带着埋怨和不满,利威尔皱着眉头看着这个撞了自己的学生。

学生抬起头,看到了这个全校最出名最严厉的老师,一时间竟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半晌,学生颤抖着说出一句:「利威尔老师好……那个……对……对不起!」

利威尔看着这个坐在地上发抖地看着自己的学生,心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么恐怖啊?都影响到别班的学生了吗。

「利……利威尔老师?」

利威尔灰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地上的别班的小鬼,以不耐烦的口气说了一句:「不要把地弄脏了,还有你跟人说话一定要别人低下头来跟你说吗?站起来!坐着是个什么样子!」

「是、是!!」学生立马弹了起来,表情非常僵硬,脸上是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眼神还在往旁边飘。

利威尔脸上的不满还未退散,他死死盯着面前这个受到了惊吓的学生,想要问一问「自己真的有很恐怖吗」这种曾被他自己称之为“无聊”的问题。

「利威尔先生,您这样会吓坏学生的啊。」

「啧……」被人说三道四的感觉很不好,利威尔有些火气地向旁边看去,想要看看是谁这么胆大。

就是这一刻,灰蓝色的瞳孔猛然睁大,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啊,此时也只能有这样的情绪了吧。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笑脸重新出现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那张每晚都会出现在梦里骚扰自己睡眠的笑脸。

那张曾被自己近距离观察过的笑脸。

还有那样的温柔。

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又好像都变了。

时间宽容地停滞了一下下,又继续走动。

「怎么,利威尔先生难道不记得我了么?」语气里带着的点点戏谑,但却全是喜悦,让利威尔不由得为之一震。

利威尔盯着那人几秒,又把视线转回到摸不着头脑的学生身上。

「我真的,很可怕吗?」

那个学生浑身一震。

「不不不不……利威尔老师一点都不恐怖!那只是严厉的表现!是对我们爱的关怀!!」

很清晰地听到了旁边传来“噗嗤”一声,利威尔的嘴角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勾起了一个最最细微的弧度,却是狠狠地瞪了艾伦一眼,然后板着脸对那个撞到他的学生说:

「放学了,还不打算回去?」

「是!老师再见!!!」看着那个学生迫切地逃跑的背影,利威尔摇了摇头,突然就被一个温暖的拥抱从背后包裹住了。

满怀笑意和重见的激动的话语从背后传来,「利威尔先生还是一样,很小只呢。」然后就是没心没肺的傻笑。

利威尔叹了一口气,「你又长高了。」

这样的日常相处模式,好像那失去的三年,都没有存在过。

——这怎么可能呢。

「解释一下。」利威尔皱了皱眉,推开扒在自己身上不松手的某大型犬,「为什么,会消失那么久。」这种事情,可不是用一个拥抱,就可以原谅的。

「咦!难道说……利威尔老师,一直在想念我?!」艾伦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的老师,说着说着就笑了,「我好高兴呢————利威尔老师,在想我……」

「喂,」利威尔沉下脸,他认为现在不是可以随便用一句话糊弄过去的,他还没有那么好糊弄。「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艾伦的笑脸渐渐收敛,现在脸上是十分正经的表情,「利威尔先生,十分抱歉……我的父母,想要我出国留学。」

「……」有些意料之外的答案,「所以,你这三年,就是去外面留学了吗?」

艾伦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是啊,抱歉,利威尔老师,没有来得及和您说……」

闻言,对面自己日思夜想的人轻轻叹了一口气。

「原来是这样啊……」内心一直掩盖的乌云被拨开了,一丝丝温暖的阳光照进了心房。

曾经在空旷的心房里等待着,已经准备失望的人看见了回来的笑容灿烂的开锁师,开锁师直接给予他一个拥抱,送来了那么多的温柔。

「拨开云雾看日出」……现在云雾,没有了呢。

久违的轻松。

艾伦看着对面的人,眼里温柔如水。

当初自己被父母说着要出国留学,自己根本就不想。

国外又没有利威尔。

然而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父母,竟然会直接在那天早上,强制派人来接。

实在没有办法,自己只能写了张纸条。

他想过要打电话给利威尔,可是他发现他的手机竟被父母拿走了。他当然记得利威尔的电话,他所爱慕的利威尔的电话号码,早已被他牢牢记入心中。可是他不敢,怕利威尔会责骂自己,或是像一个陌生人一样对待他。

但他不敢拨通电话的同时,也在害怕。怕利威尔离开那里,找到一个何他心意的人,然后渐渐淡忘自己。

可是他最终还是放弃,那张纸条,是唯一的,艾伦最后给利威尔留下的东西。

他就这样无声无息离开了利威尔的家。

给利威尔留下了无尽的回忆。

现在,又回来了。

利威尔叹了一口气,转身看见艾伦在那里呆愣着,直接用手扯着艾伦的衣领,强迫他低下头来。

艾伦正想给利威尔一个公主抱,可没想到利威尔扯住他的衣领让他根本动弹不了,一头雾水地盯着利威尔,发现他已经闭上了眼睛,尔后嘴上传来了微凉湿润的触感……

利威尔就那样吻上了艾伦,用自己的舌头试探性地触碰艾伦的唇瓣,艾伦的嘴唇并没有闭紧,利威尔把舌头探了进去,然后生涩笨拙地在艾伦嘴里搔刮,而那种不灵活的技巧却让艾伦精虫上脑,他立马回过神,舌头同利威尔的一起挑逗,最后直接硬是把利威尔的舌头挤回到了原来的地方,然后继续缠绵地吻着。

利威尔很快就被吻得腿软,艾伦就继续三年前那个动作,把膝盖顶入利威尔发软的两腿间,然后慢悠悠地开始磨蹭。利威尔的手渐渐勾上了艾伦宽厚的肩膀,更加投入地加深这个吻。

直到利威尔快透不过气,艾伦才放开了他,喘息了一会儿后又继续开始亲吻,仿佛怎么吻都不够似的,或者说是想把之前的全部补回。

最终还是放开了,缠绵了十几分钟后。

利威尔双腿发软,只得用手撑在墙壁上,用手拭去唇边透明的液体。

「这是……三年前的答复。」

艾伦愣住了,其实说实话他心里并没有底,他不知道利威尔是否还会像以前那样跟他处于暧昧的关系,或者直接拒绝他。

这个答复让他惊喜不已。

他立马扑上去想要再亲一口,但是立马被利威尔一拳揍开了。

艾伦笑了笑:「利威尔先生,我们回去吧。」

「……」利威尔点了点头。

「啊……」艾伦看了看利威尔,一把抱了起来,「利威尔先生,让我来抱您回去吧!」

怀里的利威尔先是一愣,随即恼羞成怒地拍了他一下,「喂,放我下来我能自己走!!」

「可是利威尔先生已经走不了了吧?」

艾伦对利威尔展露了一个看起来充满无害的笑容,金绿色的眸子中光芒闪烁。

要不是利威尔明白眼前的根本是一只狼,可能就被那双充满魅惑的笑容骗了去。试着放下手,发现腿真的软到发抖。

罪魁祸首却仍在那笑着。

「对不起老师,我让你等了三年,现在我会好好补偿老师的。」

[喂……等一下?!艾伦!放我下来啊喂!!!]

那把被丢弃的锁,已经毫无用处。

————FIN

回到家。

艾伦发现房间里还是同他离开之前一样的布置,并未改变什么,只不过好像自己的房门被紧紧关着。

「咦?我的房间……」

艾伦有些疑惑地望向利威尔,利威尔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串钥匙。自把艾伦的房间锁上后,他就把钥匙别在了自己的钥匙扣上,同这间屋子的钥匙放在一起。

用那把钥匙打开了房门,灰尘瞬间袭来,让严重洁癖的利威尔皱了皱眉头。他直接去卫生间拿上了打扫工具,准备清理房间。

他突然有些后悔锁上这个房间。

「唉……利威尔先生多久没打扫了?我来帮您!」

说罢艾伦也拿上了清洁工具,与利威尔一起进入屋内打扫。艾伦仔细地打扫每一处,竟然发现自己的东西居然没有一点变化,他感觉心里甜蜜蜜的,比吃了糖还高兴。

「傻笑什么,赶紧干。」

利威尔扭头,发现艾伦不但不干活,还在那里傻乎乎地不知道在乐什么,于是就训斥了一声。

艾伦没有说话,仍旧在笑,然后把利威尔拉了过去。

「喂……艾伦!」

“砰咚”一声,身材娇小的人被压在了艾伦刚刚擦干净的书桌上,眼里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沉着,充满的惊慌和不知所措让人想要好好逗弄一番。

利威尔看向艾伦,发现他金绿色的眸子散发出野兽一般的光芒,像盯着猎物一样盯着利威尔。

不过一会儿野兽一般贪婪的目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盛满温柔的眼眸。

利威尔心中的慌乱和紧张被压了下来,一瞬间压着自己的人的气息自己都可以闻到——

从唇瓣上传来的猛烈的撞击让利威尔不自觉地咬紧了牙关,对方湿润的舌头也发现了自己这一反应,还是不断往自己嘴里摸索,似乎想要找到突破口,又有些奇怪地转攻阵地,慢慢地,一圈又一圈地,像在吃糖一样地,舔着自己的唇瓣。

对方的热情很显然自己有些招架不住了,刚刚开口想喊一声「艾伦」,就被对方趁虚而入————

舌头像它主人一样的在自己嘴里横冲直撞,与自己的舌头搅在了一起,在不大的空间里翻滚。

「呜……」可能太剧烈的原因,透明的唾液缓缓从利威尔的嘴边流下。

攻击还没有结束,仿佛要彻底击垮对方似的,对方的舌头好奇地四处破坏自己的狭小空间,仿佛想在每一处,都留下自己的印记。

然后,艾伦起身,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

利威尔嘴角缓缓流下的唾液显得非常的诱人,刚刚的吻流下的唾液溜进了利威尔脖子里,整个人看上去都色气了许多。

艾伦笑了笑,收敛了眼里的欲望:「利威尔先生,我们到你的房间里去吧。」

「……」被吻得有些发软的利威尔懵懵懂懂就点了头,尔后被艾伦抱进了自己的房间,轻轻放在了床上,继续刚才的行为。

……

之后艾伦干了个爽(×)

————————

大概也就这样了……没错专业卡肉十三年【呸呸呸】

最后艾特后篇的写手 @放了糖的酱油君 【没错又是廖怂✔】

评论(2)
热度(25)

© 黑零Bzzzzzzzz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