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很难吃,所以大家要好好的。

【艾利】梦境之中你的身影

……这是我对于暑假快要结束的怨念。
依旧ooc,慎入。
根本与题目不沾边系列?
……开放结局?谁懂呢……【算是稍微有些致郁的he?】
还有依旧感谢廖知【鞠躬】

梦境之中你的身影

在这个偌大的世界里,一生会遇见许多人,一切都按照安排好的的轨道行驶着,你注定会遇见谁,是否和他相识,或是成为永不相交的平行线————说罢了,这就是命。但是一旦某根线稍微倾斜,那么本不应该相交的两条线终会撞在一起,尽管交点可能和初始的出发点很远,但他们是注定会相交,然后留下一个永恒的、未知的交点。

利威尔,三十岁。某个城市某家公司的某职员。

艾伦,十五岁。某个城市某个学校的某学生。

他们在不同的城市,有着不同的职业,不同的世界观。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混着不同的圈子,按道理说他们本不应该相见。

但是偏偏有某些东西,一丝丝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缠绕住了艾伦那条线,并轻而易举地把他扯偏了,在那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暑假。

艾伦从那所中学毕业了,顺利地升入了高中。升入高中意味着更强的压力,那个暑假成为了暴风雨之前安稳的平静。

艾伦并不想也不需要像其他学生一样在暑假中过上整天不是补课就是补课的生活,他只想趁着没有作业好好的出去疯一把,与自己的朋友在外面乱逛也好呆在空调房打游戏虚度青春也好,按他的话来说就是全身心地放纵两个月,然后再进入那能把人逼疯的学习之中。啊,应该用【短暂的自暴自弃】一类词开形容比较好?

只不过三笠不知道哪里冒出了一个亲戚,并且邀请他们去另一个城市住一段时间。三笠倒是觉得无所谓,艾伦也想走出这个自己待到快要腻掉的城市,所以也就跟着三笠一起去了。

然后?然后他们就遇见了那个足以让三笠一天脸上都冒着黑气的她的表哥。

其实他们住的是亲戚那,只不过艾伦想去看看罢了,而且他很好奇三笠的表哥会是个怎样的人,那种埋藏在心底的好奇心膨胀着,最后在到达那个人的门前时化作了兴奋与激动。

不幸的是第一次见面并不愉快,艾伦当时无意识地摸了利威尔的头,结果被踹出了门。当时三笠脸黑得快要比电脑屏还黑了,差点就与利威尔打了一架,不过最终被艾伦劝住了。艾伦后来表示,利威尔的头发软软的,摸起来挺舒服,弄乱了就不好了。

之后艾伦开始死皮赖脸地天天往利威尔家里跑,那份从一开始见面就滋生的情愫化作了一颗崭新的种子,扎根在了艾伦的心底,并且渐渐成长着,拼命地汲取着养分,那暧昧的感情,在每次见到利威尔的时候就会迸发而出,在艾伦的体内四处乱窜着,仿佛电流一般。

艾伦贪婪地享受着与利威尔在一起的时间,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对利威尔的感情,却只是自私地不去斩断他,他也知道这是一条偏离方向并且布满荆棘的路,但是他依旧初心不改地走下去,路上洒满了一颗颗诱人的禁果,他也毫不犹豫地吞下,细细品味着那种致命的诱惑。

他在接受着利威尔引诱的同时也想着办法在他心脏中挤出一丝位置,对利威尔无微不至的关心着,不错过任何一个把“友情”的内在渐渐转变为“爱情”的机会,他多次向利威尔做出了暗示,利威尔并没有拒绝,这种态度令艾伦不满也让他知道了那颗坚韧的心脏是有突破口的。

感情压抑了许久总会爆发,在暑假过了几近一半的时候,艾伦告白了。

利威尔并没有明确的答复。他是个比艾伦大了一轮的人,知道这个社会的残酷,当然也知道同性恋在社会上的难以立足。他是个性取向正常的人,但是他也不知道艾伦产生出那种情愫的原因。

他听说过一句话,男人在遇见喜欢的男人之前都认为自己喜欢的是女人。

他可不认为自己的性取向有问题,在看见那些健美先生的杂志时他可没有什么感觉……但看见艾伦时自己体内那种萌动却真真实实地告诉他他对艾伦感兴趣。

他和他不可能有未来。这一点他也明确,不过一向沉着冷静的他这一次却被自己的私心冲昏了头,在艾伦锲而不舍的追求下答应了。

他忘不了艾伦听到他答应那时眼睛中所冒出闪亮的光,年轻人的冲动使得艾伦直接把他压在沙发上吻了许久得到自己许肯后摇着尾巴把自己抱到了房间里狠狠做了一晚,那种要令人窒息的快感与奇怪的满足感深深刻在他的心中。

在艾伦剩下的大半个月暑假,他们过上了那种所谓的情侣生活,每天甜蜜得像糖浆一样黏在一起,然后就是没有节制的亲吻与滚床单。

幸福的日子总会过得很快————这话貌似被应验了,艾伦总觉得和利威尔没有交往几天,就要开学回到自己原本呆着的、那个枯燥乏味的城市。

艾伦有些烦躁地抓抓头,那原本被梳理得整整齐齐的柔软棕褐色头发一下子被弄得乱糟糟的,艾伦却懒得理那么多。利威尔端了一杯刚泡的红茶进来,他的泡茶手法不错,每次泡的茶都能达到刚好的温度并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怎么了,艾伦。」

利威尔把茶杯轻轻放在了桌上,有力的手抚上了艾伦的头,把被揉得很乱的头发仔细梳理。艾伦正背对着他,看不到他的眼睛,却不代表明白不了他的心情,尽管没有相处多长时间,他们却都摸清了对方的脾气,即使不透过那扇被称为“心灵之窗”的眼睛也能轻易知道对方的情绪。

————夏天快要结束了呢。

利威尔望向窗外,夜空依旧是那样漆黑,点缀着几颗为数不多的星星,散发着微弱的光亮,月亮灰蒙蒙的,看不清。蝉鸣不想之前那样嘈杂了,只有断断续续的几声,似是快要没入黑暗之中的生灵撕声裂肺的无奈挣扎,但最终也只能被命运所摆布,被无止的黑暗所渐渐吞噬。

明天晚上,六点。

那时艾伦就要无奈地搭上电车回到自己原本应该在的地方,然后乖乖地上学,有空闲时或许能搭个车到自己这里呆上一会儿,然后又再次离去。不过大概也没可能有时间了,毕竟,他已经高中了啊。

那天晚上艾伦并不像以往精力旺盛地把利威尔狠狠干上一晚,而是在他身上虔诚地落下几个吻就拥抱着他进入梦乡。

第二天利威尔请了假,他与艾伦在车上乱晃着,这时街上并没有多少人,毕竟还是工作日,所以在街上大多数的都是学生或是无业游民了。他们一如既往地逛着,不像女人一样想着购物而出街,而是像散步一样。一切都平平淡淡,艾伦的手依旧紧握着利威尔的。

到了下午,艾伦带着利威尔去了他们最喜欢的那家甜品店,并轻车熟路地点了利威尔所喜欢的。他并不是甜食控,也一点都不依赖甜食,他在这个暑假经常来这家店也只不过是为了给利威尔买罢了。利威尔面无表情地吃着甜食眼眸中却充斥着喜爱的样子十分可爱————艾伦是这么说的。他并没有为自己点什么,他习惯于与利威尔一起吃一份,今天也是一样。

下午茶的时间很快就结束,艾伦与利威尔到达了电车站。他并没有拿什么行李,艾伦说他那些衣服就留在这吧,反正以后过来也要穿,自己那边也不是没衣服,于是索性就不拿了。

快到时间了。艾伦在利威尔头上落下了一个吻,接着就走上了车。他站在车厢中,向利威尔轻轻挥着手,那双金绿色眸子盛满着快要溢出来的温柔。

电车缓缓开动了,艾伦的身影也渐渐远离。

利威尔回到了家,啪嗒打开了灯。房子里面空无一人,现在的时间跟平常下班回到家时间差不多,以前他回到时艾伦总会给他一个拥抱。他直直穿过客厅,然后像自己一个月之前那样洗澡,给自己泡上一杯红茶,然后开始工作,最后是睡觉。

他躺在床上,身旁似乎还残留着少年的味道。他把脸深埋在艾伦的枕头之中,艾伦独有的气息钻入了他的鼻腔,刺激着他的神经,化作电流窜到全身上下。没有失眠,他在那种气息的围绕中很快进入了梦乡。

「利威尔……」

「利威尔……跟我走吧……」

模模糊糊地听到好像有声音在唤着自己的名字,他看着面前的人,是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庞,金绿色的眼眸半眯,清楚地倒映着自己的样子,依旧是充满温柔。他最喜欢的是艾伦的眼睛,因为他的眼眸十分清澈,带着孩子独有的天真无邪,但那双清澈的眼底却蕴藏着他对于自己那种深深的爱恋与痴迷,利威尔喜欢艾伦用温柔的眼神看他,因为他知道那种温柔只属于自己。

「不……我不想出去。」

利威尔有些惊讶,他听见“自己”那么说,他明明不是这么想的,但是却不受控制地说出了这句话。

「那利威尔只能自己一个人在家了……」

艾伦开始挽留,利威尔想要答应,但他只能听着“自己”在拒绝。快答应啊……给我答应!利威尔气愤地想要迈出一步与艾伦一起走,但发现他根本控制不了这具身体。

「那好吧……再见。」

他俯下身,亲吻了利威尔的额头,留下了一丝逼真的热度,然后打开门离开了这里。

「叮铃铃铃铃……」

闹铃响了,他下意识地看向旁边,枕边空无一人。

FIN.

评论(2)
热度(11)

© 黑零Bzzzzzzzz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