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活着呀,晚安。

【艾利】体内涌起的甜蜜电流

……开学前最后一发【肝到半夜我要完了……】
整篇文用了自己设的世界观……文中也有解释,应该不会太难懂……吧【这个灵感主要来源于《ELECT》这首歌?但也没多大关系……】
ooc……咳,烂尾……
我不做咸鱼啦!噗噗!

体内涌起的甜蜜电流

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正〗与〖负〗两种人类,无论性别。

他们就如同磁铁的正负极一般,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艾伦正漫无目的走在街上,金绿色的眸子四处瞟着。现在是周末,街上的人流量比工作日多得多,许多小情侣也趁着休息日一同出来逛逛街,然后各种无节制地秀恩爱。

艾伦略有些烦躁地眯了眯眼,在大街上乱窜着的甜蜜电流一直在干扰他的思绪,每对情侣之间都好像要冒出火花来,那种腻得要命的电流感让他几乎满身起了鸡皮疙瘩。

在这之中学生情侣也不算少,有几对看起来还是初中生的样子,却在那里腻呼呼的抱在一起,不过大部分都是同艾伦一样的高中生。

艾伦也不是没有人喜欢,拥有年轻活力并全身上下都充满阳光的男生,是大部分女生比较倾心的类型,抽屉或是鞋柜中出现情书啊礼品啊之类的也是常见,甚至有大胆的女生直接向他告白,但他都一一委婉地回绝了。让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不接受,明明受到那么多女生追捧。

因为没感觉啊,艾伦是这么回答的。他的追求者中不缺各种类型的,可爱的也好成熟的也好,可是他对于那些女生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据说遇见喜欢的人会脸红心跳,然后会有一种暧昧的电流在身体内四处乱窜,并且会产生想要接近那个人的冲动————可惜,艾伦觉得这种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过,无论对于哪个人。

有种不安感之后他才强行拉回了思绪,发现如果再走神下去自己已经撞上面前那棵树并且将那些追求自己的女生所渴望的kiss送到树皮上了。

晃了晃头,艾伦转了个方向,向自己经常去的那家咖啡厅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就闻到了巧克力酱扑鼻的香气,其中似乎还参杂着黏腻的果酱,他推开那扇半透明的玻璃门,头上方的铃铛叮铃作响。

「啊,艾伦你来了。」

拥有橙发性格温柔的佩特拉看向他打了个招呼。

「起司蛋糕?」

艾伦点了点头,便走上楼找到了自己平常坐的那个靠窗的位置。现在是下午,阳光自然不像中午那么炙热,那微弱柔和的阳光穿透那厚厚的玻璃洒在了铺着蓝白格子桌布的桌面与沙发上。

艾伦在旁边的书柜中抽出一本书,然后回到那个座位坐下了。浅棕色的真皮沙发很是柔软,几乎一坐就陷了下去,他的手拂过细腻的纸页,翻到了上个星期看到的章节。

『不要心急,可能你还未见过我的样子,但我们终究注定在一个地方相遇,并且相爱。』*

他的目光在这行字上顿了一下,接着继续往下看。

「艾伦,起司蛋糕。」

佩特拉把散发着浓浓香气的蛋糕放在了桌子上,这时,艾伦注意到她的旁边站着一个人。

个子比佩特拉高那么一点点,皮肤白皙,三七分的刘海下是深邃得如海一般的苍蓝色眼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起来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样子。

「那个……这是我的朋友,由于其他的位置都坐满了,他能和你一起坐吗?」

艾伦四处看了看,的确,周围都是些恩爱的情侣,大概现在店里面只有自己是孤身一人的了吧。

「可以啊。」

艾伦对利威尔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邀请他坐下。

利威尔在佩特拉耳边低语了几声后才坐到了艾伦的对面,白净的手上捧着一本厚厚的书。

「你好,我是艾伦。」

艾伦试着跟对面的男生打招呼,过了一会儿利威尔才抬起头看向他。

「利威尔。」

并没有过多的话语,但这三个字却像化作电流一般从艾伦的耳部进入顺着神经传往艾他的全身上下,那种细细小小的痒麻仿佛微不足道,但是又让人能深切地感受到他的存在。

这种感觉,对于艾伦来说是完全陌生的。

他的耳根微红,装作一副很冷静的样子拿起了叉子,刺入了一小块蛋糕之中。

小孩子都爱吃甜食,艾伦也不例外,但是对于甜品他只独钟于起司蛋糕。他喜欢那种绵软的口感,喜欢那一口咬下去时起司香味溢满口腔和那柔软蛋糕下酥脆的奥利奥碎与黄油混合而成的底部。

他非常喜欢这家店的起司蛋糕,当初自己也是在街上乱逛着,接着被这家店独特的装横与门中溢出的香气所吸引,最后因为这里起司蛋糕的美妙风味深深爱上了这里。

简直是棒呆了————艾伦在心中默默赞叹着,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微小电流充满了幸福感。

对面的人并没有释放出一丝电流,艾伦根本无法判断他是〖正〗还〖负〗,但是如果按照异性相吸,同性相斥这个道理,他应该是〖负〗吧?

「利威尔先生的巧克力蛋糕。」

佩特拉笑着,将蛋糕放到了利威尔面前。

利威尔点了点头,把书本放到了一边,拿起了叉子准备品尝。刀切开了看起来很坚硬的巧克力外壳,慢慢的切到了底,中间的夹层貌似是浓稠的黑巧克力酱,利威尔拿起刀时艾伦清楚地看到刀上覆满了巧克力,甚至还拉出了丝。又一刀下去,用叉子刺入了被切下来的那一块,送入了口中。溢出的巧克力酱不可避免地沾上了利威尔的嘴角,利威尔便伸出嫣红的舌头像一只小猫般舔去了嘴角的巧克力酱。随即喉结动了动,一小块蛋糕就这样被他咽进了肚子里,然后他的身边环绕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充斥着满足的电流。

他的每一个动作艾伦都看在眼里,就像一波波电流,刺激着他的感官,撩拨着他的心弦,让他感觉想更加亲近眼前的这个人,想要拥抱他,把他嘴角的巧克力用手指抹去再放入口中尝尝味道……

「看什么呢,小鬼。」

艾伦突然回过神,发现那双释放着威压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语气逼人。

「看你啊。」

艾伦几乎是下意识就说出了这句话,但说出之后立马后悔自己那么直白的说出来。这样肯定会招人讨厌的吧……

「一个大叔吃甜食有什么好看的……」

那双漂亮的眸子眯了眯,睁开时眼睛已经继续盯着自己眼下那块还流着巧克力酱充满热气的蛋糕了。但是他身旁那满足的电流并没有刻意掩盖起来,这让细心的艾伦发现了————他属于〖负〗。

〖正〗与〖负〗所散发的电气是不一样的,即使表达的情感一样,但只要细心就能察觉到对方是〖正〗还是〖负〗,除非对方刻意掩盖。

不过他的思路立刻回到了正轨上……等等,大叔?

「咦咦利威尔怎么可能是大叔————」

「……我已经有三十岁了……难道一个大叔吃甜品很奇怪吗。」

并不是询问的意思,肯定的语气中貌似带着些许恼怒与不满。

「没有的事……」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聊开了 甚至还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之后艾伦就常在周末下午时见到利威尔了,有时是他先到,有时是利威尔先到,但是他们坐的位置从来没有变过,一直都是那个能被阳光所照射到的位置。艾伦对利威尔的感情也越来越微妙,每次见到利威尔时他都能感觉到那种暧昧的电流感带着愉悦感窜往全身上下,心跳也无法抑制地加速,在利威尔吃下蛋糕散发出细微充斥着满足的电气时,艾伦也总是会不经意地笑出来,看着那柔软水润的薄唇会有想要亲上去的冲动……

这大概就是喜欢吧。

艾伦终于还是在某个温暖的下午告白了,只不过利威尔并只是模模糊糊地「嗯」了一声糊弄过去了。

艾伦也不好再开口,利威尔在下一个星期,依旧坐在他的对面,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平静地跟他聊着天。

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是却好像又改变了什么。

「艾伦,这是你的卡布奇诺————第一次见你点了饮品呢。」

艾伦微笑着说了谢谢,轻抿了一口咖啡,佩特拉知道艾伦喜欢偏甜,特意多加了糖,仿佛上面的泡沫也是带着甜味的。

接下来几个星期,艾伦都点了卡布奇诺。

而且,每次来得都比利威尔晚了。

利威尔感觉有些奇怪,但也说不上那里奇怪,自从上次艾伦对他告白之后,他原本只是以为小孩子的思春期到了而已,并对此不屑一顾,但是体内却貌似有什么在蠢蠢欲动着,细微的电流在他体内窜动,只不过他没有注意到罢了。但是他能感觉到在与艾伦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会不经意的放松警惕,也容易泄露出带有满足感的电气,他认为只是对于孩子的信任而已,没有想太多。

一个月后。

利威尔照常来到这家咖啡厅,却久久不见艾伦的身影,便自己先照常点了一份巧克力蛋糕。佩特拉貌似今天笑得特别开心,是自己眼花了吗。

「利威尔先生,您的蛋糕。」

耳边的声音不是平常已经听惯了的女声,而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艾伦的声音。

利威尔抬头,看见艾伦身上穿着白色的围裙,头上也带了一顶甜点师特有的帽子,那双金绿色的眸子半眯着,里面充满了笑意,他的嘴唇也微微上翘。艾伦的周围貌似散发着光辉,与充满阳光活力的电气。

利威尔感觉好像有什么要被他给吸走了,脸上有些升温,而看到那块蛋糕的时候,那种在体内埋伏已久的电流冲了出来————

那蛋糕黑棕色的巧克力外壳上,用可可纯度更高的巧克力酱写上了几个单词:

『I love you,don't let me wait.』

利威尔感觉自己的大脑轰然爆炸,那种令人感觉酥麻且暧昧的电流在体内肆无忌惮地穿梭,每一根神经都感觉甜蜜却又带着猫爪挠心的痒,已经快要短路的思绪明明白白地告诉他,答应艾伦。

「利威尔先生?」

艾伦看着眼前的人有些发愣,便轻唤了一声。

他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声音就如同利威尔当初介绍自己的声音一样使利威尔感到心弦被撩拨。

「我……答应。」

利威尔按着自己的欲望说出了这句话,他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是有些颤抖的。

艾伦的眼中立刻释放出了光芒,随即又冷静了下来。

「那么请尝一尝我为您做的甜品吧,利威尔先生?」

利威尔掩饰着快要释放出来那种甜蜜的电流,熟练地切下一块蛋糕,然后送到了自己嘴边。这次的蛋糕中夹的巧克力酱比之前更多也略稀,在利威尔把它放入口中之前滴落在了嘴角,他正准备先放下叉子用纸巾擦干净再吃下这块蛋糕,艾伦却突然凑了过来————

他用舌尖轻舔着利威尔的嘴角,一波又一波的电流从嘴角处的神经传入脑中,他现在被这种酥痒的感觉麻痹得根本无法思考也无法做出反抗,握着叉子的手也顿在了空中。

见利威尔的嘴微张着,艾伦就忍不住亲了上去,还带着浓浓巧克力味的舌尖在利威尔的口腔内扫荡着,时不时刮过敏感的上颚,随即艾伦勾住了他的舌头缓慢的缠绕,一丝丝唾液被挤了出来,顺着利威尔嘴角流下……

利威尔已经完全麻木掉了,但是缺氧的窒息感使他被迫回过神,口腔中充满巧克力的味道,苦涩却带着甜蜜。他实在憋得不行,推开了艾伦,用手拭去嘴角的水迹,耳根有些发红。

「利威尔先生,如何呢?我自己做的巧克力酱。」

「还不赖……」

两人之间,充斥着甜蜜的电流。

FIN.

*出自彬仔瞎编
卡布奇诺:等待爱情
啊十二个小时后开学了好伤心啊……

评论(5)
热度(44)

© 黑零Bzzzzzzzzz | Powered by LOFTER